新旧教材读音不同 专家称生字标本音易误导学生

本报讯 (记者张彰)市民田先生发现,某出版社五年级语文教材中,杜甫《房曹兵胡马》中的“胡马大宛名”的“宛”字去年注音为三声“wan”,今年为一声“yuan”,他不知道哪个才是正确的。

出版社解释称,去年该字按照生字处理,标本来读音,今年按照生僻字处理,标的是这个字在古国名中的读法。

国家语委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研究员历兵认为,字“该怎么读就怎么读”,在古国名中出现就应该注音为“yuan”,其他读音应另外注明。

“孩子在看下一学期的教材,发现去年的五年级语文教材中,杜甫《房曹兵胡马》诗中胡马大宛名的宛,标注读音为三声wan。而今年孩子发的最新版教材里宛注音为一声yuan。”市民田先生称,不同的读音,让他感到疑惑,新教材中,还注明,大宛(yuan)为古国名。

“去年之前,这首诗里这个字是不注音的。去年将它作为生字注音,为了方便孩子们认字,所以标的是本来的读音。今年根据实验区和编委的意见,将它作为生僻字处理,所以注音变了。”该教材出版社教材组一位责编称,“每年语文教材的改动都会有一点,今年将该字读音改为yuan,主编认为这样更准确。”

该责编解释道,低年级学生分辨能力不强,如果标了生僻的读音,对于他们认字可能反倒是障碍。“比如在二年级课本里的贺知章的《回乡偶书》,乡音不改鬓毛衰的衰,我们的注音是一声shuai,而不是一声cui。就是考虑到孩子们可能理解不了它的读音变化。”

“生字应该联系上下文,来确定它的读音。既然宛出现在大宛这个古国名中,就应该念一声yuan,没有其他读音。”国家语委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历兵研究员认为,

“标三声wan,反倒容易误导学生,认为这个国名读作大宛(wan)。《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确定这个国名就应该念成大宛(yuan)。”历兵称,“一个字放在文章中该怎么读就怎么读,标其他读音都是不对的。如果要标注它本来的读音,应该另外标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