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tool是什么软件啊(如何看待今晚微信大规模封禁使用Wetool的账号)

日前有消息显示,自5月25日19:00开始陆续有网友在各大社交媒体表示自己的微信“炸号”了,而官方则给出了“该微信账号因使用了微信外挂、非官方客户端或模拟器,被临时限制登陆。如果还想继续使用,须等在24小时之后才能申请解除限制”的通知。据后续相关报道显示,这些被官方封号的用户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基本都使用了一款名为WeTool的微信社群管理工具。

根据WeTool官网的介绍显示,WeTool的初心是作为电脑版微信的辅助软件,在工作场景中减少运营者繁琐的手工操作,帮助企业更高效的服务用户。自其上线以来也受到了众多运营者的喜爱,包括新东方、学而思、星火教育、喜马拉雅FM、36氪、爱奇艺等企业,也都是WeTool的客户,并且在这些运营人员中,WeTool获得的评价也都很不错。

那么,这样一款在运营人员中备受好评的软件,到底是因何触及了微信方面的高压线?以至于WeTool创始人都发出了这样的表态,“请都退出WeTool,不要再用了”,以及“我们尊重官方的决定,会妥善处理好后续事宜”。

目前在外界看来,WeTool的“罪名”或许只有一个,那就是破坏了微信的良性社交关系及生态。对于威胁良性社交关系的罪魁祸首,无论是新世相读书会、拼多多,还是沾亲带故的微粒贷,亦或是其自家的腾讯新闻,此前都遭到了微信方面毫不留情的打压,因此WeTool这种在微信上“讨生活”的软件被针对,或许并不意外。

据了解,WeTool作为一款微信社群管理工具,与同类产品相比,不仅支持群统计、自动接受好友、批量群邀请、自动踢人、多群转发、好友去重等功能,还支持接入机器人,因此可以说是极为高效便捷。因此WeTool也颇受在线教育平台的欢迎,据称其80%以上的客户,都是来自在线教育行业。

对于如今的在线教育行业来说,跑马圈地与占领市场份额俨然是核心需求,这就要求做到高强度的推广。但在流量枯竭的时代,常规的买量成本水涨船高,而通过旗下运营人员的个人微信来进行推广则显然是成本更低的方式,但这则为WeTool被封杀埋下了伏笔。

有朋友可能在使用微信的时候,有过莫名其妙接受被拉进群的体验,而这或许就是某平台的运营使用WeTool在进行社区营销的一种方式。此前浑水在做空跟谁学的报告中,就用很多微信群聊中不同账号密集发送相同好评与购买的截图,来证明跟谁学通过有组织的刷单来虚增收入。但实际上这些账号就是俗称的“托儿”,在运用羊群效应来洗脑群中的其他用户,并最终促成购买与转化。

对于用户来说,被频繁加好友、拉群,以及污染朋友圈时间线,这些显然让使用微信的体验大打折扣,也让信奉用户体验至上价值观的微信情何以堪。因此WeTool的轰然倒塌,实质上是微信自2019年618期间开始强力反外挂政策的延续,当时一大批微信插件类工具被封杀,也已经表明了官方的态度——这一类影响用户体验的第三方工具将会被视为外挂。

而准确来说WeTool其实就是一款外挂,其能够实现如此惊人的效果,靠的是通过模拟PC端微信,使用代码注入及劫持网络协议包等手段,实现模拟群邀请与加好友等操作的网络请求。从这一点上看,WeTool被微信方面认为是外挂而遭到定点清除,其实或许并不冤枉。

所以在WeTool践踏微信规则以及游离在灰色地带的定位,从一开始就很明确,但官方等到其发展壮大之后才出手,也难免给外界以“养肥了再杀”的感觉。但事实上,WeTool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做是企业微信的竞品,在这类的软件被视为外挂之后,需求却不会被凭空消失,因此官方只需因势利导,自然企业微信的用户也就源源不断了。

虽然这么看确实没错,WeTool消失后企业微信将会是受益者。但更为重要的是,微信方面或许是想要WeTool这只“猴”,继续强化官方认为的“好的商业化应该是不骚扰用户,并且是只触达他需要触达的那一部分用户”的理念。

这样回过头来看,微信的雷霆之举在某种程度上也折射出曾经烈火烹油的“私域流量”,在平台的铁拳下显得如此脆弱。正所谓“我给你的,才是你的,我不给你,你不能抢”,对于运营者辛苦挖的“私域流量池”,在官方的决定下灰飞烟灭几乎只需要瞬间。

但私域流量的本质是什么呢?简单来说其实就是此前的通讯录或者企业黄页,在社交媒体没有崛起之前,私域流量就是自己客户的联系方式。但是在社交媒体时代,私域流量则需是要依附平台,无论如何操作,维系私域流量的账号其实并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毕竟在在与平台的用户协议中,通常都会有用户只有账号使用权而非所有权的条款,因此用“租来”的账号获得的流量,当然也会随着平台政策的变化而发生改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